視界千島湖

快·準·活·美

點擊打開
您當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原創佳作 > 散文
鄉“春”味
發佈時間:2021-03-16 10:57:41

童富女

  生活在小鎮是幸福的,與其説小鎮還不如説美麗鄉村更為妥帖。穿過街道,市井嘈雜呈現,但更多時候的自然恬靜,是那些深居大都市裏的人兒望塵莫及的。在鄉下忙碌而充實,亦在悠閒裏徜徉。

  前段日子工作之餘,把邊角料時間全發配給了電視劇。我的“卧蠶”又在悄無聲息中汲取營養長肥了不少,在它的襯托下“心靈的窗口”變混變濁,我毫無節制地揮霍時光,反過來時光也在潛心將我往老嫗的方向雕琢!

  是該梳理一下時間分配了。在這個陽春三月,哪有什麼理由讓人固執地拿着“針線活”不撒手?每到這個季節我會聞風而動,約上臭美之王,騎上失寵已久的自行車,穿梭鄉間小路,做風一樣的女子!享受所有顏色衝我尖聲大叫的快感。

  目光所及的曠野早已褪去一身老氣橫秋,潔白的雲朵當帽飾,粉色的桃花當腮紅,搖曳的垂柳當拂鬚,金色的油花當身袍!那抹金黃的聲勢尤為顯赫,灰色電線杆不識趣地從中插一槓子,但也阻擋不了那片金黃的磅礴氣勢,它地毯式地瘋狂延伸,絲毫不藏鋭氣。此時此刻我倒羨煞那根佇立在油菜花裏的電線杆,它用巋然不動的執着贏來了繁花錦簇,它挺直腰桿,以滿目柔情在朝來暮去裏看油菜的花開花落,而我只是擇它最濃烈的時候奔往青睞。走近花海讓自己盪漾其中,恍惚間從前的那個妙齡少女姍姍而來,有一種青春小鳥又飛回來的錯覺!

  夜裏被雨水敲擊雨蓬的嘀嗒聲擾醒,眼前頓時浮現山坡上蕨菜破土而出的情景,微風拂過,它們扭動着腰肢,舉着小拳拳左右搖擺,滿山崗的大小拳王都在向我挑釁。午後閒暇,我再也按捺不住那顆悸動的心,準備好若干手拎袋(便於山珍分類),獨自騎着電驢扎進大自然尋根問草。一溜煙的功夫,我便在梯田式的“菜園”裏閒園信步,不慌不忙拾梯而上。在這個季節,只要不固步自封,走出去都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。

  我在朋友圈打趣道:“春天來了,吃豬草玉米糊的季節到了”!苦益菜深得我寵,氽水讓它在水裏慢慢浸泡、舒展,等它傾吐一番苦水之後,最終留一絲恰到好處的微苦,才能凸顯它的與眾不同。我蓄養一冬的美甲在春的季節裏消香玉殞,可見我對這片野味愛得有多深。

  不遠處那一毯子艾草綠得奪人眼球,掐它回家怕是暴殄天物,老母親是制艾的好把式,交給她處置,艾才算物盡其用。選取最鮮嫩的葉子,仔細清洗,然後沸水焯煮,最後搗碎細膩出汁,母親以嫺熟的手藝調和艾草與米粉的黃金比,打芡恰到好處做成可口的米粿,將艾的濃郁香氣發揮得淋漓盡致,吃起來要比一般米粉粿軟糯且不粘牙。對多采的艾草,老母親經常使出渾身解數,將擇、焯、搗、揉的中國功夫融入,然後搓成鉛球大小的劑子分發給閨蜜,這便是贈人“艾球”,手留餘香!

  一種怪味“零食”(折耳根)更是來之不易,得藉助小鋤頭來刨根問底,出土之後還要給它剃頭弄須,好生麻煩,儘管如此還是樂此不疲。過路之人見其嘖嘖搖頭説,這東西豬都不稀罕吃,夏天的蚊子也得繞着它飛。不得不承認,起初我對它也是嗤之以鼻,與它結緣是朋友端來的涼拌貢品呈上之後,自此再也無法抗拒它的味道。切細之後用童氏祕方調和涼拌,滲味之後以瓢入口,那也算是一種大快朵頤!如榴蓮一樣,你不能單憑鼻子來臆斷它的一無是處,其實擄獲一種美食也要過五“官”斬六將,才能有機會在舌尖上翩翩起舞!

  春的畫面充盈在你的明眸裏,春的氣息瀰漫在空氣裏,當你邁開步伐走進春的曠野,或許春天的味道就躍上你的舌尖……

  

千島湖新聞網 編輯:葉青 姜智榮

淳安發佈

淳安發佈

視界千島湖

視界千島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