視界千島湖

快·準·活·美

點擊打開
您當前的位置: 睦州文苑 > 原創佳作 > 散文
夜尋
發佈時間:2021-03-16 10:57:02

王國真

  黑夜的雨中驟然響起一聲粗獷的呼喚,好像是一個男人在喊自己的孩子。一開始沒在意,只聽見呼喚沒有聽到迴應。

  直到那聲音一聲高過一聲,一聲比一聲着急,我的心也開始擰緊,這大晚上的,什麼調皮搗蛋的孩子會讓自己的父親如此焦急?我拉開窗户,仔細聽他喊的名字,想我是否認識這個孩子,或許,我能幫上點忙?當那帶着哭腔的喊聲漸漸遠去的時候,我輕嘆着,也祈禱着,情不自禁地陷入自己的童年……

  讀小學的時候,沒出過遠門,連去鄰村的機會也不多。而所謂的城市,就是那個小鎮,雖然離我們村很近,可在我心裏卻感覺很遠很新奇,總有想要進城的衝動。

  有一天放學的路上,忽然有個膽大的女同學提議,去鎮上一個大企業的公共浴室洗澡。多好的機會啊,我們竊喜。因為那天晚上村裏放電影,大人的注意力不會全放在我們身上,只要在電影結束之前趕回來就好。於是,大家一拍即合。

  説走就走!我們一行五個女孩回家撂了書包,拿起肥皂和毛巾,便瞞着大人興高采烈地進城洗澡去了。我們是抄近路去的,雖然少有人走,有點荒涼,可我們人多,説説笑笑的一點也不害怕,第一次離家的刺激新鮮感遠遠超過忐忑。

  其實我們每個人心中都明白,洗澡只是我們離家出走的名頭,真正的目的就是暫時逃離大人的視線出來玩的。走出澡堂,我們也不甘心就這麼回家,可身上沒錢,肚子也餓了,怎麼辦呢?有個女孩的姑姑就在這附近的另一個村子,她提議,要不大家先去姑姑家蹭頓飯再回去?大家又是一陣歡呼,記得當時我還説了一句自我感覺很經典的話“一定得去,他們那村我都不知道是圓的還是扁的呢!”

  只有一個女孩不同意,無論我們怎麼勸,她還是要回家,而且還狠狠地甩下話:”你們不守信用,現在不回去,我先回去是不會給你們帶話的!”説完,她就按原路返回了,在暮色中一個人走在那麼荒蕪的山路上,我至今也不知道她當時的勇氣是從哪來的。

  其實,她回去後在放電影的大會堂還是把事情和老師説了,老師通知了家長。可我們幾個呢,在姑姑家把肚子填飽後才有點擔心,想着是不是該回家了,這大晚上黑漆漆的,別人家的村莊好像也不怎麼好玩啊。姑姑一邊嗔怪着我們不該這麼不懂事,一邊給我們準備了牀鋪,讓我們別鬧了,明天早點起來趕緊回家。那時候連打個電話也不方便,我們根本想象不出父母在家裏該有多着急。

  畢竟都是孩子,走累了,吃飽了,個個都睡得香香甜甜的。沒有人知道,那天晚上其實家裏已經派人來過,只是他們沒有把我們從睡夢中拽起,連夜悄悄地離開了。

  第二天,在我戰戰兢兢地推開家門的時候,父親正坐在小矮凳上,弓着背在打烏桕籽,聽見門響,他轉身慈愛地看着我:“回家了,肚子餓了吧?趕緊吃飯。”我低着頭,不知所措。真的,父親居然連一句責備的話都沒有。那個冬天,我悔意深深!

  很久以後,哥哥告訴我,那晚在不知道我們去向之前,所有的家人有多麼焦急,都説回來非打斷我們的腿不可。他問我:“你知道我什麼時候開始學會騎自行車的嗎?”我搖頭,他説,就是那個去尋找我的夜晚,不知道是哪個好心的鄰居借的車,可他不會騎,黑夜中摔了好幾回,膝蓋都破了……為了找妹妹,哥哥一夜就把騎自行車給學會了。

  夜,已經很安靜了,那個孩子回家了嗎?找到他的時候,我希望他的父母也不會責怪他。年少,誰沒有做錯事的時候?年少的我們在尋找所謂的自由,而父母則在尋找愛我們的途徑……

  

千島湖新聞網 編輯:葉青 姜智榮

淳安發佈

淳安發佈

視界千島湖

視界千島湖